今年以来,清盘基金已超过470只。其中,三季度206只基金被清盘,较二季度增长约18%。同时,清盘基金的“寿命”也变得越来越短,年内有60只基金存活不足1年,已接近去年全年数量。

乐百家官方网站lom599 1

2018年是公募基金发展第20周年,弱冠之年公募基金业体会了独特的成人礼,“酸甜苦辣”尽在其中。回首2018年,首批养老FOF的诞生较为辛酸,弱市之下首募规模普遍不高,未来任重道远;然而,分别受益于债券牛和估值底的短债基金、ETF基金却迎来了成长的“甜蜜期”,募集规模超百亿者频现;2018年的苦,体现在公募基金清盘潮中,今年基金清盘数量陡增,远超过去三年清盘数量之和;而4月资管新规的落地,如同向公募基金市场撒下一味辣,给公募基金带来整改痛苦的同时,却也散发着倒逼行业回归主动管理的“香”。  酸  首募规模低养老FOF艰难启航  今年8月市场期待已久,被赋予养老金体系第三支柱使命的养老FOF,第一批产品正式获批,入围首批的14家公司彼时也将此作为一种殊荣,但弱市之下,养老FOF的发行却愈发艰难,从已成立的养老FOF产品来看,普遍首募规模不高,甚至部分出现过延期募集的情况。  资料显示,成立于9月13日的华夏养老2040三年持有混合FOF,是首只成立的养老FOF,该基金首募规模刚刚迈过公募基金2亿元的成立门槛,成立规模为2.11亿元。包括华夏养老2040三年持有混合FOF在内,截至12月11日,首批获批的14只养老目标基金中,已有6只产品成立,首募总规模为16.25亿元,平均募集规模仅为2.71亿元,户均规模也仅有5512.35元。  “养老FOF募集艰难的主要原因,还是受公募基金发行市场整体遇冷的影响,今年以来A股市场持续低迷震荡,这也导致投资者买基金的热情不高,更何况是封闭期较长,且风险等级较高的创新产品。”沪上一位基金公司经理对北京商报记者坦言。  值得一提的是,在已成立的养老目标FOF中,泰达宏利旗下泰达宏利泰和养老FOF就出现过延长募集的情况,10月18日,该基金就发布了延长募集期的公告。公告表示,该只产品于9月10日开始募集,原定募集时间截止日为10月19日,决定延长至11月16日。最终,泰达宏利泰和养老于10月25日成立,首募规模为2.29亿元。  除此之外,自去年10月、11月成立的FOF产品,业绩出师不利的情况也为当时养老目标FOF的发行蒙上了一层阴影。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去年成立的10只FOF成立以来的净值增长全部为负,海富通聚优精选的收益跌幅更是达到7.75%。  不过,养老FOF的艰难成立,并未影响市场人士对该类产品长期前景的看好。长量基金资深研究员王骅表示,虽然首批养老FOF的平均规模不大,但是认购户数普遍较多,由此也说明,个人投资者试水养老FOF的意愿强烈。德邦基金FOF业务部总监王群航也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一直看好养老目标基金的发展趋势,他在同名公众号的文章中曾表示,“未来的养老目标基金发行任很重、道很远、压力非常山大!”  甜  市场热捧短债基金及ETF走俏  2018年是股市震荡下行的一年,投资者风险偏好下降以及权益类资产净值缩水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新基金的发行,也使得养老FOF的发行较为艰难。但酸中有甜,今年股债市场的跷跷板规律效应显现,债市迎来了久违的牛市行情,此时流动性较好且收益略高于货币基金的“货币基金增强版”——短债基金发行走俏。而A股下行所带来的低估值,让大批“有心”的机构积极布局抄底机会,从而使得被动跟踪指数的ETF基金成为机构的宠儿。  数据显示,基金公司发力布局短债基金和ETF产品,年内成立的多只产品规模超50亿元,更有3只ETF首募即超百亿元。而从存量产品来看,短债基金和ETF获大量资金涌入,年内规模暴涨。有市场分析人士表示,今年以来,各基金公司旗下权益类产品规模缩水严重,而短债基金和ETF产品的规模增量或将决定年终规模排名。  Wind数据显示,自2006年首只短债基金——嘉实超短债成立以来,到2017年底,共有10只短债基金成立。然而,截至12月11日,仅2018年一年就有15只短债产品成立,其中,南方吉元短债首募规模即达52.27亿元。而光大超短债在二季度成立时的规模为24.46亿元,但截至3月底规模就上升至51.72亿元,也就是说,光大超短债在一个多季度的时间内获得27.26亿元的净流入资金,规模翻倍。今年5月成立的平安短债更是实现从15.84亿元到73.96亿元的规模增长,增幅高达366.92%。  此外,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三季度末,年内非货币ETF基金规模累计增长1229.5亿元,新产品中就有三只首募规模超百亿元,其中,博时和华夏发行的央企结构调整ETF成立规模分别为239.89亿元和152.2亿元,于12月7日成立的工银上证50ETF首募规模也达到114.79亿元。  已成立的ETF中,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华安基金旗下的主力ETF产品,也是目前市场上唯一一只跟踪创业板50指数的华安创业板50ETF,年内份额和规模双暴涨。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10日,华安创业板50ETF份额已达192.37亿份,较年初的2.88亿份增长了189.49亿份,份额增长近66倍。截至3月底,年内规模也实现由2.02亿元至75.27亿元超过36倍的增加。  苦  清盘数量激增远超过去三年之和  基金公司遍尝2018年短债基金和ETF带来的甜,但也同时承受着迷你基金清盘之苦。事实上,自第一只清盘基金华安国际配置混合QDII基金于2011年清盘,近年来,除2016年外,基金清盘数量一直处于持续上升态势。据Wind数据统计,2014-2017年基金清盘的数量分别为4只、31只、18只和102只,截至目前,今年内已清盘基金更是达到371只,远超过去三年清盘数量之和。  从基金类型来看,清盘的多为债券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而清盘原因方面,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多因存在连续60个工作日规模低于5000万元的情况。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年内清盘时规模低于5000万元的基金有314只,占到总数量的84.64%,其中,16只基金清盘时的规模更是不足10万元。  王骅表示,今年权益类基金受市场行情影响较大,大部分产品业绩表现不佳,赎回增多,规模下降。固收类基金则是委外资金撤离导致的规模急速萎缩。此外,从监管上来看,根据去年底下发的《关于进一步优化迷你基金相关监管安排的通知》中的相关要求,若迷你基金数量较多或者超期未募基金超过一定比例,则将影响公司后续产品申报,也使得公募有了“去库存”的压力,因此,有发行新产品需求的基金公司很可能会事先选择清盘一些亮点不多且规模较小的产品。  在北京一位资深分析人士看来,过去主做银行定制基金,发行委外产品、壳产品较多的基金公司当下可能会面临更大的清盘压力。他表示,自资管新规下发以来,银行投资委外和定制基金业务受到直接打击。此外,部分基金公司为扩大规模,盲目追逐网红基金、热门产品,却没有相匹配的人才储备以及合适的投资策略,市场下行时,必将面对净值缩水和大额赎回。“前两年发的越多,现在需要‘还债’的也越多。”该分析人士如是说。  辣  监管趋严资管新规落地  正如上述业内人士所说,资管新规的落地从多方面给公募基金带来转变。一方面调整投资组合比例,整改存量分级基金,限制货币基金摊余成本法计价,另一方面强化打破刚兑、降低杠杆,消除套利的原则。同时,也间接为公募基金带来了新的竞争对手——银行理财子公司。从表面上看,资管新规的各项要求或许会给行业短期带来阵痛,但阵痛之后也在倒逼行业回归主动管理,走向良性发展的正轨。  从投资组合比例变化来看,资管新规要求“同一金融机构发行的全部公募资产管理产品投资单只证券投资基金的市值不得超过该证券投资基金市值的30%”,也就是说,银行公开募资的理财产品投资于单只公募基金的资金不能超过该公募基金净值的30%。自此,银行委外和定制产品的模式将大大受限。  就产品方面看,资管新规落地后,存量分级基金加速转型和清盘,据公开数据统计,截至12月10日,已有超60只分级基金转型或清盘,其中大部分产品选择转型为LOF型指数基金。根据证监会发布的最新一期基金募集申请表数据显示,截至11月30日,仍有7只分级基金在排队等待基金类型变更的审批。而根据资管新规要求,剩余的132只分级产品最晚将于2020年底前整改完毕。  此外,12月2日,《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下发,与此同时,五大行设立的理财子公司也全部集齐,相关政策以及国有大行如此快速落地和布局,也让公募基金市场惊呼“狼来了”。银行理财子公司不设销售起点、不强制面签、允许发分级、可以投资非标的“超级牌照”,进一步削弱了公募基金牌照的红利。  南方一家大型公募市场部人士强调,总体来说,受到银行理财子公司投资门槛下降、投资范围放松,公募基金在传统领域的优势可能会减弱,但基金公司后续仍可基于主动管理优势,在不同时点,找到相应的产品对接策略。他认为,公募基金主要还是修炼内功,加强主动管理能力,这也应是公募基金后续发力的重点。  北京商报记者崔启斌刘宇阳/文高蕾/制表

今年三季度以来,清盘基金数量再创高峰。

中国基金报记者 吴君

据Wind数据显示,三季度以来,合计206只基金遭遇清盘,较二季度增长17.6%。今年一季度、二季度清盘基金的数量分别为91只和176只。其中,三季度的清盘基金主要包括以偏债混合型基金及债券型基金为主的“迷你”型基金,占比分别高达53.5%和34.6%。

2018年基金清盘大大提速,370只的数量已经是过去数年清盘基金总数的两倍多。同时,新基金募集失败的情况也频繁出现。业内人士认为,市场低迷、净值下跌、委外资金大量赎回,是造成今年基金清盘的重要原因。当前,基金公司对于清盘已相当理性,将其视为正常的优胜劣汰。

德邦基金FOF业务负责人王群航(博客,微博)认为,今年尤其是三季度以来清盘基金激增主要包括几种情况:一是委外资金退出,导致小规模基金直接进入清盘;二是前两年基金公司发行大量同质化产品,多家公司旗下同时发行多只名字和投资标的差不多的产品;三是目前市场环境不理想,发行产品不易,但基金公司拿到批文后6个月内必须得发行产品,鉴于该限制,很多公司都是到点成立,先发再清。到点成立指的是只要满足2亿元规模、200人投资者就成立。

清盘基金数量创新高

在三季度清盘基金中,开放式产品及定开式产品分别为168只和38只。可见,三季度基金清盘受委外资金退出的直接影响较小,更多为产品同质化严重所导致。

今年,公募基金清盘数量达到历史高峰。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7日,今年以来已有370只基金宣布清盘,而2014~2017年清盘的总数为155只。370只清盘基金来自69家基金公司,也就是说超过一半的基金公司今年有产品清盘。在今年清盘的基金中,混合型基金最多,其次是债券型基金。

今年以来遭遇清盘的基金数,是去年清盘基金总量的3.2倍。一方面,清盘基金数量激增,清盘从个案变成了业内常态;另一方面,今年以来,清盘基金的“寿命”呈现出越来越短的趋势。

乐百家官方网站lom599,今年市场震荡加剧,基金净值大幅缩水,委外赎回,一些基金规模萎缩,“迷你基金”批量产生。按照基金合同约定,开放式基金清盘的条件为:基金净资产连续60天低于5000万元,或基金持有人低于200人。天相投顾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规模低于5000万元的“迷你基金”共有730只,而2018年二季度、一季度及2017年四季度的“迷你基金”数量分别为542只、428只、328只。
除此以外,今年募集失败的基金数量也大为增加。去年嘉合睿金定期开放基金宣告合同暂不生效,成为首例募集失败的基金,目前已经有39只基金发行失败,其中混合型基金21只、债券型基金有17只。根据发行日期统计,今年以来募集失败的基金共有21只,超过2017年的18只。

据Wind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成立不足1年即遭清盘的基金分别是9只、61只和60只,今年前三季度“活不过”1年的基金已赶上去年一整年的数量。

行业供给侧改革拉响

2018年8月份首次出现了成立仅62天就遭清盘的基金,且该基金并非定开式基金。可见,今年以来,清盘基金的“短命”趋势明显。

2014年行业首现基金主动清盘,近年来,公募基金清盘加速推进。截至今年,已经累计有525只基金宣布清盘。

业内人士认为,市场行情下行,加剧了“迷你”基金的清盘速度。

华南某大型公募基金产品人士认为,今年市场上大量基金清盘,主要原因是委外资金的赎回,以及基础市场的持续低迷。“以前觉得基金清盘或者募集失败比较丢脸,但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基金清盘已经习以为常,基金公司都能够理性面对。”

华南某基金公司投研部相关负责人认为,清盘基金越来越“短命”,主要原因是权益市场行情不佳。权益市场持续下跌,又导致基金规模缩水、委外资金退出,使得许多基金成立后马上成为“迷你”基金,只能很快清盘。

关于基金清盘数量上升的原因,沪上一家券商系基金公司相关人士也表示,除了市场因素,如今公募行业基金数量超过5000多只,同质化严重,也有一定影响。

北京一位基金公司高管表示,股市赚钱效应不佳,在市值缩水和投资者赎回压力下,不少基金出现迷你化的现象。“基金清盘、募集失败未来可能会常态化。一是因为基金的销售机构和客户是固定的,而基金公司数量越来越多,每家公司都要建立产品线,产品供大于求,自然会产生优胜劣汰的格局;二是清理掉运作不佳的小基金,可以让基金管理人减负,也是对投资者负责的表现;三是在不同的市场行情下,产品被投资者认可的程度不同,缺乏渠道优势、历史业绩不佳、没能进入渠道白名单的公募,产品的募集和成立始终都要面临较大的挑战。”

多位基金业内人士表示,清盘、募集失败,这是基金行业的“供给侧改革”,有利于优胜劣汰。上海一家中型基金公司总经理助理坦言,中国基金行业发展20年,基金的数量已增长到几千只,有的基金凭借卓越的回报,受到投资者追捧,同时必然也会有基金失去价值,黯然退场。迷你基金、基金清盘等现象是行业市场化的正常现象。

但他也表示,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只成功的基金产品背后,往往需要多个因素的叠加,包括发行时机、中长期的投资业绩、以及销售渠道的选择等。基金公司需要调整传统的销售方式和习惯,对每只产品都认真地进行生命周期管理。“目前的形势是在朝正确的方向发展。比如,越来越多的基金公司和销售机构开始理性看待首发规模,注重持续营销。未来的竞争局面会更加激烈,为避免小微基金和清盘基金的出现,基金公司还是要把核心竞争力落实在优秀的投资管理能力和敏锐的产品创设能力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