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浦(600638行情,爱股,资金)(600638.SH)和华闻传媒(000793行情,爱股,资金)(000793.SZ)的大股东上海新华闻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新华闻)正在经历一波大裁员。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现在上海新华闻已经‘裁员’超过半数,人保方面第一次对上海新华闻的内部通知是上海方面只留两人,公司其他工作人员将通过各种方式走人。”
  据该人士透露,这一裁员行动最终目的是让上海新华闻以及大股东中国华闻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闻控股)“空壳化”。如若上述知情人士所述属实,那么中国人民保险集团(下称人保)自从去年重金入主华闻控股后,已经悄然对原“华闻系”管理团队清洗。
  “只留两人”
  蔡勇(化名)是上海新华闻一名员工,公司内部即将实施的竞聘上岗制度让他感到很不安,觉得随时都有下岗的可能。
  根据总部的安排,上海新华闻将实行内部竞聘上岗制度。“公司内部员工实行竞聘上岗本身没有错,但是新设置岗位比原来少,肯定有一部分要下岗,这等于变相裁员。”蔡勇对记者说。
  上海新华闻注册地在上海浦东,是上市公司新黄浦和华闻传媒的大股东,也是华闻控股旗下的一家投资平台,与华闻控股基本上是两个公司一套领导班子,公司资产庞大,但是职员不多。“过去一两年内,普通职员加上老板和高级管理者,公司员工总数在20人左右。”蔡勇透露。
  蔡勇说:“去年人保控股上海新华闻之后,派来的人员对公司人员有些抵触,始终认为我们是广联的人,相比之下,他们更希望用自己的人。今年3月份,公司就不再与到期员工续约,这样陆陆续续走了七八个人。现在公司还有10个人,岗位设置五六个人,等于还有四五个人要下岗,根据总部安排,上海这边(上海新华闻)只留两个人。”
  “上海新华闻只留下两人”这个说法来自于今年3月份人保控股向上海新华闻发出的一份“减员”方案。根据“减员”方案,大意为公司不再与劳动合同到期的员工续约和通过合约谈判解除劳动合约,公司保留“壳”,或只为人保控股在上海办事处,最多留两个人。
  对于上海新华闻大幅度裁员,知情人士表示,人保有两个用意,一个是人事洗牌,把原来属于华闻控股或者其他股东的人清理掉;二是重组公司架构,现在股权关系是,人保集团下面是人保控股,人保控股控股华闻控股,华闻控股是上海新华闻大股东,明显中间股权关系过于复杂,人保更希望垂直化管理。
  知情人士还透露,上海新华闻裁员主要原因是投资职能北移。“实际上,上海新华闻和华闻控股是两个公司一套管理班子,人保收购华闻控股后,投资职能就掌控在人保控股手里,上海新华闻投资职能几乎没有作用了。”
  蔡勇说:“公司垂直化管理也无可厚非,关键是竞聘上岗显然是直接赶人走啊,公司会一直减设岗位。最近还有几个人劳动合同到期,肯定不会再续约,人保人事负责人已经于本周到上海解决其余人员合同问题,公司减员速度会增加。”
  事实上,随着人保对旗下运作平台的调整,其控股股东华闻控股在北京的人员将由人保方面人员代替,上海新华闻管理团队将被减员,上海新华闻去留成谜。<<上一页12下一页>>

欧阳晓红

不同于其他上市公司势均力敌股东之间各尽其能地争夺控股权,华闻传媒双股东的“让贤战”却是市场的别样风景。然而,今日一纸公告突然宣布,首都机场集团将退出,从而结束华闻传媒“双头股东”格局。分析人士指出,这或意味着上市公司重组将启。  28日临时停牌的华闻传媒今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于3月1日收到并列第一大股东之一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关于拟转让华闻传媒公司股份的函”。该大股东拟将转让其持有的华闻传媒2.67亿股全部股份,占公司总股份的19.65%。该事项尚需报请国资监管部门批准,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据悉,华闻传媒的双股东格局始于2006年11月15日首都机场集团与上海新华闻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双方约定并列华闻传媒第一大股东,分别持股20.13%。然而,2010年6月至8月期间,上海新华闻由于与广东鹰君投资控股公司的定金纠纷案件,被法院累计卖出897.3万股,持股比例下降至19.65%,由此打破双方在《合作框架协议》中的“并列第一大股东”的格局。  在上海新华闻“被动减持”背景下,首都机场集团则坚持恢复双方为华闻传媒并列第一大股东的格局,通过减持897.3万股,与上海新华闻持股比例保持一致;并同时表态将继续支持上海新华闻履行华闻传媒控股股东的职责。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在恢复双股东格局仅仅时隔3天,上海新华闻于1月7日向上市公司发出了“关于华闻传媒控股股东的说明函”,指责首都机场在未完成协商情况下的单方面减持行为,并表示对方应当承担华闻传媒控股股东的职责,自身将支持配合其进行华闻传媒董事会、监事会的换届。  有分析人士认为,首都机场集团突然离场,或缘于上海新华闻股东人保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将对旗下公司进行整合。  资料显示,人保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55%和54.21%的子公司华闻控股和广联投资,分别持有上海新华闻50%股权。而人保投资日前表示,基于自身战略考虑,正在研究整合所持股权事宜,存在出售华闻控股55%股权可能性。  华闻传媒日前表示,因公司下属控股子公司较多,且相关业务跨地区、跨行业,故尚不能预测2010年全年业绩。

围绕人保“华闻系”股权转让而衍生出的风波,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4月6日,华闻传媒(000793,股吧)发布的一则“关于公司董事会决议被股东申请撤销进展情况的公告”揭开了其与股东上海华闻投资有限公司因华闻传媒对外投资产生不和并对簿公堂。

同时,在华闻系股权挂牌转让中半路杀出的“黑马”——无锡金源产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一直在行动。

4月18日,华闻传媒公告,称其并列第一大股东上海渝富之控股股东的股东发生变更:嘉荣投资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国广环球传媒控股有限公司50%股权全部转让给无锡金源旗下的无锡金正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不过,上海渝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上海新华闻为其并列第一大股东的格局并未发生变化。

对簿公堂

华闻传媒4月6日的公告称,2012年3月30日收到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判决书,对上海新华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驳回其诉讼请求。“我们不会放弃,已经向海南省高院提起上诉。”4月17日,一位上海新华闻人士说。“既成事实了,再去撤销董事会决议,难度不小。”一位华闻传媒人士说。其对上海新华闻的上诉不予置评。

据悉,双方对簿公堂缘于2011年8月27日,华闻传媒公告称8月26日以通讯表决方式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审议并通过了《关于对外投资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同意公司出资7175万与国广控股共同以现金方式对国广东方网络有限公司增资,获得后者1025万股权,持股占比44.18%。

乐百家官方网站lom599,在发布公告后第9天即2011年9月5日,华闻传媒完成了对国广东方的增资工商登记。

2011年9月21日,上海新华闻起诉华闻传媒,要求其撤销上述交易决议。上海新华闻起诉理由是华闻传媒董事会召开程序及表决方式均违反了法律和公司章程,譬如此项交易缺少可行性研究程序,没有可行性研究报告,也无董事会决议会议通知。

此外,双方亦在对国广东方的增资定价依据方面出现明显分歧。

据悉,华闻传媒对国广东方的增资定价是依据中联资产评估集团有限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该报告称,国广东方原注册资金1000万元。截至评估基准日2011年6月30日,公司净利润12.67万,净资产额675.69万元;按照收益法评估后,净资产为7035.28万元,评估增值6359.6万元,增值率941.2%。

据立信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给国广东方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2011年1-6月,该公司所有者权益变动表中,上年末的未分配利润为-337.07万,所有者权益合计675.69万。“评估方将国广东方资产高评增值9倍没有依据,涉嫌内部操作。”上海新华闻认为,并且华闻传媒出资7175万元,仅1025万作为注册资金,其余作为资本公积,且不控股,有违常理。

在上海新华闻看来,中联评估的增资定价依据无论是采用的数据方法、评估原则,还是“未来收益”的界定都有疑点。

中联评估选用“收益法”的逻辑是,由于资产基础法无法准确地量化无形资产,其评估结论不能体现国广东方的整体价值,因此最终采用收益法评估结论。事实上,关键点是《评估报告》未来预测中,国际广播电台每年要付给国广东方3000万租赁费,构成了评估报告对“未来收益”预测的大头。国际广播电台缘何要付此笔费用,这在上海新华闻看来,令人匪夷所思。

中联评估在一份对海南省海口市中院《评估机构调查问卷》的回复函中解释,国际广播电台作为一个广播传媒巨头,急需类似CIBN互联网电视的视频渠道扩展外宣和提升国际形象。双方初步达成合作意向。但因国际广播电台属于国家事业单位,在事业经费的使用、外宣费用的审批及合同签署审核等方面,有一定滞后性,影响了合作协议的签署,但国际台在2011、2012年向财政部申报的预算里含有利用中国国际广播电视网络台提升传播力的费用。“本次评估,在分别取得国广控股和国广东方《关于国际台和国广东方互联网电视租赁收入的说明》情况下,对租赁费做出预测。”中联评估称。

上海新华闻对本报出示的调查证据显示,评估单位寄给国广东方的评估报告的收件人是文毅,而委托单位负责评估沟通的人员也是一名叫文毅的人,评估工作人员直到出评估报告前一个星期,才知道华闻传媒是委托单位,且华闻传媒的财务人员中亦有一名员工叫文毅。

因此,上海新华闻认为交易涉嫌内部操作。实际上,“对上海新华闻来说,华闻传媒董事会已经失控。对于华闻传媒增资国广东方的关联交易,我们认为是向上海渝富输送利益,损害华闻传媒利益。”一位上海新华闻人士说。

据悉,华闻传媒现有董事8人,均在2009年10月满届,一直延任至今。华闻传媒董事长温子健和董事杨力因关联关系回避该次董事会表决,副事董长汪方怀和董事兼总裁刘东明表决同意这次关联交易,董事王伟旭以无法判断为由表决弃权,3名独立董事表决同意。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华闻传媒董事虽然名义上多为上海新华闻派出,但上海渝富购买首都机场所持华闻传媒股份后,与新华闻成为华闻传媒并列第一大股东,而上海渝富的背后就是原来华闻系的领军人物王政。温子健、汪方怀、刘东明等人都是原华闻系元老。

招商证券(600999,股吧)分析师赵宇杰认为,华闻传媒增资入股国广东方的背景是,国广东方作为CIBN独家授权进行平台建设和运营业务的主体,需要通过引进战略合作伙伴解决资金瓶颈,实现快速发展。

布局玄机

与此同时,作为华闻传媒并列第一大股东的上海渝富正在发生一系列的变化。

4月18日,华闻传媒公告称其并列第一大股东上海渝富之控股股东的股东发生变更,嘉荣投资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国广控股50%股权全部转让给无锡金正源。

资料显示,无锡金正源于2011年12月在无锡市滨湖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注册资本10亿元人民币,而无锡金正源由无锡金源控股55%,是其麾下重要投资平台,有意愿投资传媒行业。

两个多月前,无锡金源通过信托方式募资38亿欲收购人保挂牌转让的“华闻系”股权——中国华闻投资控股有限公司55.00%的股权以及广联(南宁)投资股份公司54.21%的股权。华闻投控与广联投资分别持有上海新华闻各50%的股权。

事实上,值得一提的是,华闻传媒接盘者——上海渝富于2011年5月“现身”。当时,华闻传媒公告称,受让首都机场持有股份的上海渝富拟在2012年底前将媒体资产注入华闻传媒,其购买股份所需的13.15亿元源于自有资金与股东借款。公告还显示,上海渝富2010年底总资产和净资产均刚刚超过10万元,净利润只有19.5元,但2011年4月30日,其总资产和净资产飙升至4.88亿元。

现在,被叫停的人保“华闻系”股权转让挂牌,何时复牌不得而知。“还没有任何消息可以透露。”一位华闻传媒人士说,“至于起诉案例,我们已聘请财务顾问海通证券(600837,股吧)出具报告说明必要性与合理性。”该报告认为,上述增资交易价格以中联评估对国广东方的评估结果为依据,交易各方认为定价原则合理、公允,没有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的利益。

那么,一番布局之后,接下来,在错综复杂的“华闻系”股权转让中,还会发生什么?

相关文章